精彩内容

以下文章为网友投稿,请辩证阅读,不代表两岸易理网的观点

原来陈教授是河南商丘县乡下人,小学毕业后无力升学,后来读官费的师范学校,成绩优异,得当时乡下财主张某的赏识,欲以爱女嫁他;但因张女貌既不美,又年长三岁,因而约明,成婚时张某厚嫁其女,另陪嫁四年田租,作为男家升读大学费用。陈教授当时只是十八岁年青人,只知升学为重,婚姻本无自主权,便由父母决定。 结婚之后就到北京来读清华大学了。这位陈教授与张家女结婚的第二年就生了一个孩子,以后到北京来读这洋化的清华大学之后,渐渐就对那乡下女子的元配不满,以后就不再生男养女了。后来又去美国留学五年,得了博士学位,一回国就荣任清华大学教授,更早把那发妻忘记了。于是有一山西女子韩小姐,父亲曾任教育厅长的,她自燕京大学毕业后,在北京一个著名的中学校教书,陈教授爱上了她,由谈恋爱到结婚,一直骗她没有结婚,韩小姐也心算陈教授的读大学以至留学,从看面相算命中看,不像有结婚的机会,她绝想不到在读大学那年才十八岁就结婚,更想不到当一个教授的人会骗婚,便于陈教授回国的第二年冬天,就在北京结婚了。自重婚至去年,整整五年了,乡下发妻张氏早已知道此事,为着自己年长貌丑,只要陈教授每月有款寄返家也就算了;而韩小姐却是蒙在鼓里不知此身是妾的。这五年来,因为陈教授的父母都在乡下,所以每月都要寄款回家,当无可疑之处,到了去年,陈教授的父亲在乡下去世,陈教授曾去治丧,而韩小姐自己也不大愿意一起奔丧,陈教授则有意劝阻她不必奔丧,也就无从发觉他乡下还有发妻和孩子。
发布:2017/5/9 16:06:23   查看:460